门被推开,眼前的办公室给一个人显得太过庞大,两人高的书架和真皮的沙发,办公桌上的电话在响,只是看起来单薄的坐在转椅上的人并没有打算搭理它。
“前辈来了?”喻文州挂了电话,脸上堆满了狐狸一样的笑意。
“怎么,不欢迎嘛?”
“当然没有。”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但看到叶修这样完好无损的坐在他面前,多少有些安心。
“听说H市出现了一个反动组织?”喻文州说。
“兴欣嘛,我的人。”
没想到对方的坦白,彻底收敛了笑意的喻文州不知道该做出何种表情:“您的淡定真让我感到害怕。”
叶修还是不说话,喻文州只好把话接下去:“您的那个去B市的小伙子,已经在隔壁了,您要不要去看看,不过他手里的信在我这里。”
“那...

【喻叶】竹の麋鹿

咳咳咳全程扯淡ooc和bug好伙伴


引用了n多纪录片里的话,如果硬说是抄袭那也没啥办法咯


避雷避雷


---------------------------------------------------------------------------


  “今日气象台报道,本市雾霾黄色预警, 今明两日,雾霾将会持续覆盖我市中东地区.......” 


    前路雾气蒙蒙,恍惚间,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仙人一身白袍,他说,皇帝修建芸林苑,青山绿水,多少名歌舞妓在其间寻欢作乐,富人家的地主为...

【喻叶】遥远记忆


民国paro,蹲坑摸鱼,ooc和bug出没

若说叶修,在大北平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家世显赫,父辈上上下下几代人都是富贾商人,而叶修则弃商从军,现在在军中做个少将。

随着战火四起,矛盾升级、事态逐渐复杂。这位风云人物则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当热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细节,这时候人人自危,能够自保就不错。

叶修也能安然的消失,过自己的小日子。

上午也没有往常这么亮堂,屋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叶修对面坐着的男人,脸上还挂着笑意,手上拿着的冰凉的枪械直勾勾地对着叶修的脑门。

叶修没什么反应。

“好吧,前辈你赢了,这手枪里没有子弹。”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

叶修干笑两声:“吓我一跳,老朋友一见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