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推开,眼前的办公室给一个人显得太过庞大,两人高的书架和真皮的沙发,办公桌上的电话在响,只是看起来单薄的坐在转椅上的人并没有打算搭理它。
“前辈来了?”喻文州挂了电话,脸上堆满了狐狸一样的笑意。
“怎么,不欢迎嘛?”
“当然没有。”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但看到叶修这样完好无损的坐在他面前,多少有些安心。
“听说H市出现了一个反动组织?”喻文州说。
“兴欣嘛,我的人。”
没想到对方的坦白,彻底收敛了笑意的喻文州不知道该做出何种表情:“您的淡定真让我感到害怕。”
叶修还是不说话,喻文州只好把话接下去:“您的那个去B市的小伙子,已经在隔壁了,您要不要去看看,不过他手里的信在我这里。”
“那不是很好?”叶修笑
“您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我还不了解你么?”叶修走进喻文州,“有你在,怎么会让我出事?你别告诉我那封信还在?”
此时叶修的脸已经凑到了喻文州眼前,两人的目光挑衅意味十足,却不带火药味:“我怎么会让你出事?”喻文州笑着反问。
“是啊,你又如何会自断前程呢?”语气中充满怜悯。

评论
热度(7)

© 小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