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竹の麋鹿

咳咳咳全程扯淡ooc和bug好伙伴


引用了n多纪录片里的话,如果硬说是抄袭那也没啥办法咯


避雷避雷


---------------------------------------------------------------------------


  “今日气象台报道,本市雾霾黄色预警, 今明两日,雾霾将会持续覆盖我市中东地区.......” 


    前路雾气蒙蒙,恍惚间,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仙人一身白袍,他说,皇帝修建芸林苑,青山绿水,多少名歌舞妓在其间寻欢作乐,富人家的地主为讨好爱妾修金谷园,殊不知,在这红尘俗世的后面,有那传说中的世外仙境,桃花园。


    梦醒,黄粱一梦终成空,确是忘了问那老者,桃花园,有多远。


    1.


    叶修曾不只一次觉得,人就如同麋鹿,若是早年多加驯养,之后定会驯良无比,但若是早年自由成性,日后在多加约束,麋鹿就会拼了命地挣扎,企图甩脱这使它难受的羁绊,回到原来那片自由的天地。


    他从小不必多余地苦读诗经,前人留下的园林够他再次活一辈子,读了《庄子》后,他变得更加追求那无所是从的缥缈日子。他的园子没有围墙,因为他不必担心什么,不会有人找到这里。


    窗外的竹叶沙沙响着。


    竹,柔韧而不折,中国园林基本不可缺少的一个元素,当下屋外一片翠色,绿的醉人心脾。


    


    这个园子只有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在住。


    叶修虽不算帅气,长得还算好看吧,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唇色偏淡,加上白衣白袍,有几分天人之色。而苏沐橙更是美女一个,眉清目秀的真是如同画中女孩了。


    所以,不论这个园子究竟是不是仙园,为不为世人所知,早已不重要了。


    能有这般灵气,已是一桩怪诞。


    


    2.


    天色正好。


    喻文州背着竹影间的斑驳弄醒。


    他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云雾缭绕又不像是雾霾,反而如同仙境,他正想着是不是穿越了,忽然听见姑娘家的喊声。


    “哇!居然有人!”


    妈的原来有人很不正常是么,看来他真的是穿越了。


    


    3.


    叶修很不喜欢这个莫名其妙被他妹子捡回来的喻文州。


    看人文质彬彬的倒是个正人君子的模样,总是温和的笑着和自家妹子谈笑风生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但是关键就在这里。


    和自家妹子谈笑风生?


    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于是叶修的哥哥心泛滥了。


    喻文州微不可闻的微笑了一下。


    


    4.


    要说喻文州真不担心那是假的。


    虽然在这里的生活逍遥自在,兄妹二人好心收留了自己还把自己当做贵客看待,但是喻文州知道这里毕竟是不能久留的。


    有一天叶修问他:“文州啊,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什么时候走啊。”


    喻文州表示他要是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早就走了好不。


    但是他忽然看见叶修背光的脸,身后猎猎竹影,破碎这给叶修的轮廓镶上金边。


    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喻文州觉得自己遇到了神仙。


    


    5.


    叶修是个爱烟之人。


    整天叼着烟斗云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


    喻文州一直很想知道他到底用的什么烟丝,竟没有一丝烟味,反而是淡淡的香气。


    一直没有机会问。


    后来问了苏沐橙才知道,那种烟丝是叶修自己研制出来的,没有副作用。


    每每看见叶修捏起烟丝放进烟斗,莹白的手指几乎透明。


    然后把烟叼在唇边,手指纤长却骨骼分明。


    那绝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手。


    


    6


    若说园林,少不了水。


    喻文州每次来到水边,就越发觉得这里是世外桃源。


    那个神仙正很不雅观地坐在岩石上,一只脚敲在岩石上,叼着烟斗冲他嘲讽地笑。


    一点也不像神仙的神仙。


    每每想到这里,喻文州嘴角的笑意就会越发的温和。


    两个人在竹林间的影子,捉不住了,才像是无形的麋鹿。


    生来就是逍遥自在。


    


    7


    来来去去之间,喻文州觉得自己来这里已经许久了。


    他想回去,又不想回去。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正扯着仙人洁白的衣袖,衣袖下面露出好看的手背。


    一切一切都不是很现实。 


    仙人告诉他,皇帝修建芸林苑,青山绿水,多少名歌舞妓在其间寻欢作乐,富人家的地主为讨好爱妾修金谷园,殊不知,在这红尘俗世的后面,有那传说中的世外仙境,桃花园。 


    他来到了一个没有墙壁的地方。


    生来高傲的麋鹿,容不得一点羁绊,竹影摇晃,一切如同镜花水月。


    只不过是镜花水月。


    后来他醒了,听到黄少天在耳边喋喋不休:“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该醒了喂喂,都到赛场了。”


    黄粱一梦终成空。


    只是,他忘记问那仙人。


    桃花园,有多远。 




又找到了一篇被误删的ovo
评论(3)
热度(23)

© 小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