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M

  脑洞来自美国作家霍桑《红字》,剧情含有一定抄袭嫌疑wooc和鬼扯齐飞


删号之前的文了,挺喜欢这个梗忍不住发了出来,还是做了修改,雷点有点高 

    --------------------------------------

 

    No.1

 

    如果你作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漆黑的石质感的门,粗糙而古朴,地势原因造成门上宽下窄极度不平衡,吞噬一切的幽深的门,一束鲜艳的红色野玫瑰在门的一角怒放着,绚丽却不能夺人眼目,哪怕它的叶片在阳光之下闪着金光,只是因为人们这次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观赏这株在如此死寂的地方还能绽放的生命。

 

    这可真是一件亲忧仇快的事情。

 

    往日里安静得监狱门口,这回站满了人。

 

    来围观的大多是这片土地上的平民百姓,有的是为了来看他们喜欢的钢琴手是如何走上邢台而为他担忧,还有的是来看看这个平日里一脸讽刺的家伙在那种屈辱之台上的嘴脸,还有些是来看热闹的。

 

    “你说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啊?”听到人群中有人这么议论说。

 

    “ 真的是!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善良的人。”一个人把话接了下来。

 

    总是有人搞不清楚情况。

 

    “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有人问道。

 

    “你不知道呢!也是好事啊!今天,嘉世乐团的钢琴手叶修据说因为私藏魔物被判刑了呢!”

 

    “啊!那可真是可怕!”一个人说,“据说私藏魔物会被当成巫师火刑烧死呢!”

 

    “是啊。”议论总是停不下来,“但是据说因为教会的人判断叶修不是巫师,而且魔物也已经离开了他的家,所以只是让他在刑台上站一会儿。”

 

    “那可真是便宜他了,私藏了魔物的家伙怎么能被饶恕呢?”

 

    “据说教会的人在他的锁骨上烙上了一个代表私藏魔物的‘M’字,恐怕是要伴随他一生吧。”

 

    “真是比死亡还要可怕。”

 

    “有点期待他一会儿会用什么表情走上邢台呢?”

 

    “谁知道呢。”

 

    议论纷纷,人声鼎沸,密密麻麻的人群,有喜,有忧,各种各样的声音压在一片苍茫的天空之下,如同温水烧开了,不能爆发出来的压抑。

 

    今天是个阴天。

 

    人群忽然安静了下来,看着那个昔日用他修长双手在琴键上飞舞的人,黑发因为沾上了不知是汗水还是什么水,有一些潮湿得紧紧贴在白皙的脸颊上,那脸因为长期不见光呈现出一种苍白的颜色。“真是与今天的天气很配呢。”有人如此评价道。

 

    且不说脸色问题,身着暗色囚服和白皙皮肤,乌黑的瞳孔和头发,仿佛整个人都是黑白色的钢琴手,锁骨上印着一个鲜红的‘M’,那一块皮肤由于烫伤疤痕的缘故,整个凹陷下去呈一种不自然的红,精巧得很,甚至有些凄美。

 

    他一步一步,步伐没说多稳健,但是确实一步步走得稳稳当当的,眼睛没有平视前方,应该说看不出来他在看哪里,哪里都没看,哪里也好像都看见了。嘴角还是那么一抹懒散的弧度,似乎他只是在过着平凡的日子而不是上什么邢台,这样一来,有的来看叶修笑话的人可能会有些失望。

 

    “私藏魔物罪,叶修。”牧师大声宣布着,“你依旧不肯说出魔物的去向?”

 

    叶修稳稳地站在邢台上,神色没有半分屈辱的感觉,反而有一种不可侵犯的,不是威严的某种东西在保护着他,即使那种东西感觉是漫不经心的。

 

    “我不知道。”叶修说。

 

    台下开始唏嘘,甚至有些咒骂,这块土地的地形是上宽下窄的啊,迟早也会塌陷而毁灭,那么人也一样会和土地一起坏掉吧。

 

    “既然你不肯说。”牧师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那么上帝也不会赦免你的罪行,你就带着这代表着私藏魔物的字活一辈子吧。”

 

    叶修笑了笑,锁骨上小巧的‘m’瑰丽夺目。

 

    No.2

 

    没有一间酒吧的光线会非常明亮,原因很简单,昏暗的光线比较色/情。

 

    我们是不是忘了还有智障老板的存在,当然叶修不可能去一个智障老板的酒吧寻工作。

 

    由于叶修私藏魔物的关系,嘉世乐团自然也不可能让他去当钢琴手了。

 

    被放逐的钢琴家,在那个地方,无非出路就是两种。

 

    卖艺,还有被淘汰。

 

    谁会愿意被淘汰呢?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幅场景。

 

    昏暗的酒红色灯光显得有些迷情,台上漂亮的女歌手低缓的节拍唱着歌,时不时在钢琴上摆一些性/感的动作,被涂得殷红的双唇,只有那一处的明亮灯光下显得刺眼。为了突出演员,自然会有明亮的光芒在黑暗中将他们衬托。

 

    当然,坐在女歌手身下的钢琴不会没人弹奏,或许说那个钢琴手反而更加的引人注目。

 

    淡色的嘴唇高光都是莹润的,有点让人想到美玉一类的东西。脸似乎不是很瘦,感觉掐起来会很软吧。不过这些似乎不重要。

 

    白炽灯下,修长白皙的指尖近乎透明,漂亮的让人不敢侵犯。

 

    莹白的手背上映出发影斑驳。

 

    本来不是帅的多么让人痴迷的钢琴手,此刻却没有人敢移开眼球。

 

    工作服领口没有系好,并不是刻意,不会让人觉得邋遢,白皙的锁骨不深,但是胜在形状优美。

 

    锁骨上一个小小的,鲜红的‘m’

 

    让人感觉有些可怕。

 

    “辛苦了!”刚一走下台,就有人给他递来一条毛巾, 回头一看,这个递给他毛巾的短发妹子是这个酒吧的美女调酒师唐柔,虽然知道这个妹子家境不错可是就是不知道为啥来这里调酒玩儿了。

 

    叶修也没有客气,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上被白炽灯烤出来的一层虚汗,轻轻呼了一口气,酒吧光本来就暗这么一到后台更是快要伸手不见五指,就这透进来的一点点灯光,叶修勉强找到唐柔的脸看着,“怎么?今天还要比?”

 

    “不了。”唐柔说道,她虽然最近对钢琴比较感兴趣也从小就在练,但是每天都来一次手速大PK果然还是吃不消的。美女微笑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叶修默默在心里揉了一把被闪瞎的眼睛,转身要走。

 

    “等等。”被美女叫住了。

 

    “嗯?还有事儿?”叶修。

 

    “私藏魔物..........是真的么?”就这那点光,叶修看见唐柔正在看自己的胸前那个小小的红‘m’。

 

    “算是吧。”

 

    No.3【老王终于上线辣!】

 

    叶修再一次看见王杰希是在一个不记得日子的晚上。

 

    钢琴手上台,以一个特别优雅的姿势坐到了琴凳上。

 

    尽管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叶修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习惯,就是演奏之前先看一眼观众。

 

    看了,呆住了。

 

    他看见最远,最深,最暗的地方,一双红色的眼睛幽幽地闪着光看着他。

 

    一大一小,怪瘆的慌的。

 

    于是这一场演出,每一个音符投注的注意力全在最远处。

 

    那个可怕的,人人将其视为泯灭对象的家伙。

 

    出现在了这里。

 

    一大一小的眼睛,不均匀的殷色,不能平均的秩序。

 

    夜色浓稠如墨。

 

    “咔哒,咔哒。”

 

    已经过了凌晨,大部分的客人已经走光了,剩下几个,剩下两个,剩下最后一个客人。

 

    那个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反应的奇怪的大小眼客人。

 

    “咔哒,咔哒。”开锁声。

 

    “吱呀--”门开了。

 

    叶修看见了,那个许久以前让他戴上罪孽的记号的家伙。

 

    他正用他那双眼睛看着他。

 

    “好久不见。”尴尬的话语,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典型的拿来敷衍的话。

 

    “恩。”叶修答应到,“不是让你走么?你怎么又回来了?”

 

    “来半点事儿。”

 

    “嗯?”疑问句,叶修。

 

    “没什么特重要的事儿。”王杰希等于没回答的回答了。

 

    “哦。”叶修也没再多问,酒吧的灯熄得差不多了,本来就够暗了,这下只剩下一些跟蜡烛发出的光一个级别的幽幽地酒红或是黄色的冷光。

 

    叶修坐在了王杰希的身边。

 

    “饿了?”叶修问。

 

    “恩。”

 

    叶修一脸不明所以的笑了笑,把目光转向了别处,他感觉到了,王杰希那双冰凉的双手在扯他的领口。

 

    他没有反抗。

 

    王杰希将叶修转过来正对着自己,将同样冰冷的脸埋在靠在叶修胸前。

 

    他听到了叶修的心脏在跳动,鲜活的,温暖的,诱人的。

 

    叶修依然没有反应,只是嘴角的弧度更加懒散。

 

    王杰希的手抚上了叶修锁骨上的‘m’,艳丽而小巧的。

 

    这是为了他而承受的罪孽,他不舍得去破坏。

 

    “来吧,大眼儿,哥不怕疼你又不是不知道。”

 

    “噗嗤”血肉被穿透的声音。

 

    感受到了埋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两颗尖锐的牙齿,真的.....有点.....疼.......嘶........

 

    叶修无力的抱住了埋在自己胸前不要命的吸允的人。

 

    “叶修,你有没有想过走?”王杰希问。

 

    “走?逃跑么?”

 

    “上宽下窄的地势,失去了平衡,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不复存在的。”

 

    “说的也是。”

 

    No.4

 

    后来,当人们再一次来到这个酒吧的时候,没有了那个琴谈得很好的钢琴手了。

 

    台上有些空旷。

 

    忽然,山崩地裂的声音。

 

    人们开始逃离,这块地方本来就不能久居,而魔法师和教会到底隐瞒了他们什么,无人得知。

 

    从一开始,就没有秩序。

 

    那么注定到最后也不会得以幸存。

  

评论(9)
热度(46)
  1. ハチ小鱿 转载了此文字

© 小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