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Raise


•all叶Corrupt之一:金钱
•灵感来源于本命曲:Millon Dollar Dreamer
•认为叶修应该莞尔一笑而不是脸t开嘲讽的妹子请不要看
•实话说我觉得放纵欲望而违背承诺不是一个体面的事情
包括赌输了之后非得弄些小手段挽回局面
但是付出了一切却输掉了,付出了自己所不能承担的一切,就必须挽回啊
在我心里这才是一个正常人的想法恩。
所以Gn们避雷,这种情节在后面会出现,不管是在周叶身上还是在什么人身上。

对面在几分钟前泰然自若,而现在虽说也是仪表堂堂绅士风度极佳,但却露出不容察觉的焦虑。

叶修也不装作淡定,脸上浮现出轻蔑的笑容。

1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走进赌场。

周泽楷的父亲是赌场曾今的大人物,从来有赌有度,虽有输赢,但随着赌术的提高,也是赢得钱居多,后来他父亲离开了赌场,与母亲过上粗茶淡饭的日子。

周泽楷去赌场并没有受到家人的反对,周家父母也只是做了一顿心理教育就放儿子去了,权当做是消遣。

周泽楷运气似乎不太好,第一次坐在赌桌前遇到的虽然同是新到赌场的人,但那个人是叶修。

他心中有些兴奋,有些紧张,对面的人神色从容,叼着烟,脸色有些苍白,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蔑视让周泽楷有些恼火。

“Raise。”

“Raise。”

“Raise。”

从荷管开始发牌,叶修就在不住的压注,不管周泽楷露出什么样的神色,窃喜的,失望的。这些或许是周泽楷故意的、或许是无意的。

但是这个人真的很自信,或许也是不自信。

周泽楷定有他的原则,每次叶修下注他都没有跟,而到了最后,他拿到的牌让他后悔莫及。

“Blackjake。”

周泽楷赢了,赢得很漂亮。

叶修站起身,他并没有输掉多少钱,这里自然有周泽楷的功劳在内。

“这是你对金钱不屑一顾的代价。”周泽楷听见叶修这么说。

2
周泽楷明白那次赌局虽然自己是赢了,但是赌这码事儿本来就是80%的运气20%的技术,所以你要是运气不好的话输不可避免,这时候让自己输的少才是真赢了。

老实说叶修如果不摆出那种自信的样子周泽楷说不定真的会多压,而叶修这么压周泽楷反而不敢跟。

是他赢了呢。

几天后周泽楷再去赌场叶修正蹲在一堆妹子里玩老虎机。

老实说叶修这张脸放在群众里不算很炸眼,但是很耐看,皮肤有些苍白但是很不错,再加上周泽楷把其叫做嘲讽buff的东西,在人群里周泽楷就能一下子认出他来。

“你应该还记得我。”周泽楷走上前。

叶修心底轻笑,这孩子怕是从小就没被人忘过,张这么张脸想不被人记住都难。

“记得呢。”

“那次...是我输了。”周泽楷一时间找不到话题。

“我知道。”

气氛一时间变的得更加尴尬,周泽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么一看周泽楷反而显得像是一个搭讪被拒绝的年轻人,可惜对面并不是什么漂亮妹子,而是个大男人。

“小伙子上次是第一次玩?”

“恩。”

“没事,第一次玩能这样不错了。”

周泽楷心里居然有种被夸奖了很开心的感觉。

叶修觉得有趣,这人长得帅被“夸”了居然还会有些脸红,当真是有些可爱。

“还不知道....前辈....的名字?”周泽楷一时间也不知道叫些什么,随便扯来一个称呼就叫上了。

“叶修。”

“恩,我叫周泽楷。”

3
叶修觉得这个叫做周泽楷的年轻人后来是开窍了,至少当过去没多少日子之后,叶修再次看到周泽楷赌的时候,他已不是游客,而是一位赌客了。

出手并不算阔绰也不算是抠门,把握好价码却十有八九能有些收获。

这样的周泽楷,自制力,可怕。

但在叶修看来他不过是没再遇到可怕的对手,当他对金钱的欲望再多一点,哪怕是一点的时候,他不是腰缠万贯,就是倾家荡产。

这种事情,考验的是20%的智商,和80%的运气。

但是实话说周泽楷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为什么而赌,至少不是钱。

他在赌什么?

直到他再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似乎才明白过来一点。

“前辈,我想再和你来一把。”

“算了,还是赌场缘见的好。”叶修竟笑得有些无奈。

缘见却不知是何时了

4
周泽楷一直在赌场待到了凌晨,彻夜赌让他格外疲惫,唾液粘腻在口中,嗓子却干的冒烟。

他正坐在水台前喝柠檬水,他本打算喝完了柠檬水就走人,但当他正喝干最后一口时,叶修披着风衣从外面进来了。

他忽然不想走了。

只见叶修走到了整个赌场最高的赌桌前,那里对面早就坐着一个颇为精瘦的男人。

“据说你是整个赌场赌的最好的?”叶修。

“承蒙抬举。”

对面那位精瘦的男人是这个赌场的顾问,据说赌术相当精湛。

眼看两人的惊天赌局就要开始,可惜的是,我前文已经提到过,周泽楷这方面的自制力是非常强的。

他离开了赌场。

他最后回头看的那一眼,正好看见叶修褪去了风衣,修长白皙的后颈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暧昧。

刚喝完柠檬水的嗓子又有点干了。

5
“check。”周泽楷。

对面的人冷汗正在慢慢的下滑,或许几千块钱对于对面的赌豪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但他这种小赌客,这本亏大了。

从一开始,这位就被周泽楷紧张的神情欺骗了。

看着周泽楷手中,9、3、9的点数,小赌客的眼里,从焦虑,变的绝望、再是愤怒,最后是疯狂。

“你骗我!你的牌分明就很好!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表情骗.....”

周泽楷头也不回的拿着筹码离开了。

出了赌场,怀里揣着一晚上赌来的上万块钱,周泽楷虽不说多么愉悦,但是胜利感还是有的。

他记得江波涛曾今一脸好笑的说他老是欺负小赌客。

周泽楷没说话。

他记得曾今有个人像他欺负小赌客一样,欺负了他。

并不是多赚了他的钱,而是少让他挣了好几千。

那个人,他还记得,很久不见了,长什么样都记不清,只记得很耐看,皮肤细腻苍白,手指是修长莹润的。

他叫叶修,周泽楷记得自己曾叫他前辈。

不管怎么说,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想起这个人。

都好几年了啊。

自从叶修跟那家赌场的顾问赌过后,叶修赢了,他便再也没去过那家赌场。

而周泽楷则把事业都投入到了赌上,他加盟了轮回赌场,占有了轮回赌场的股份,那以后也是赌坛一神,百万富翁。加之颜值美好,高富帅无误。

他阅历了无数赌徒,也真切的明白了第一次叶修对自己说得话。

若是人类对金钱没有欲望,当真是一无所有了。

周泽楷希望,如果有机会,真的让他和叶修再赌一把也好。

一把也好。

6
而这似乎就是上帝的安排,那一次周泽楷再次踏进轮回赌场时,他又一次看到叶修蹲在一堆妹子里玩老虎机。

叶修转遍了世界的赌场,看过了所有人对金钱的看法,基本无二,要不就是亿万富翁的梦想,充其量不过是个幻想家,还有腰缠万贯的土豪,出手阔绰却渴望更多。

有的人赚钱为了妻儿,也有忘了初衷为钱赚钱的。

无二罢了。

而叶修记得有个年轻人,他似乎是至今为止叶修见过的,赌场里最干净的人,对金钱的控制力强的可怕。

有些日子没见了呢。叶修想。这个年轻人是否堕落而出局,还是依旧享用者恶魔的款待。

想着这些,叶修再一次投入了筹码。

老虎机转动了起来。

“前辈。”

叶修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一回头,发现面容干净帅气的那个人真的站在自己身后。

不过比起之前的普通正装,现在的周泽楷西装革履。

“前辈,来和我赌一把吧。”

“好啊。”叶修起身,“唉~小周啊,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变了啊。”

7
叶修被人领到一间满是铜臭味的房间,据说是周泽楷的私人vip包间。

看到周泽楷已经坐在了赌桌一边,叶修回头笑道:“真成暴发户了啊小周?”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

“压多少钱?”叶修。

“不要钱。”周泽楷。

叶修莫名其妙,不要钱,莫非要命么?

“要....前辈。”

叶修当时就震惊了,赌人的他不是没见过,但是赌的基本都是....那个方面,咳咳,这个话题比较的晦涩,还是跳过吧。

“小周啊,那你准备拿什么样的注来填我这个人注啊。”

看着周泽楷一时间说不出话,叶修也觉得有些好笑,便笑道:“算了,先赌吧。”

“ 好。”

荷官开始洗牌,叶修开始切牌,荷管便开始发牌。

两人怕是都抽到了一样的牌选择了分牌,一张一张发下去,二人神态不断变化这,不知是有益无意的。

叶修抢先爆了一副牌,可他还有一副。

紧接着周泽楷也爆了一副。

两人各有一副。

周泽楷额头冒汗,那副牌,10、J,除非是A,否则这一把便是他输了。

有的东西,得不到了么?

仅此一次的机会,谁来救救我,谁来帮帮我?

难道真的变成堕落的出局者,还是变成满意笑容的赢家?

一张3,破灭了周泽楷所有的希望。

周泽楷输了。

但是别忘了这是他的地盘。

周泽楷挥了挥手,荷官走了出去。

“小周,我赢了啊,我也不要你什么了就当是我卖你个人情.....小周?”

此刻的周泽楷,眼里是浓浓的占有欲。

门被反锁,叶修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然后自己就被压在了地上。

双手被可怕的手劲钳制在了头顶,周泽楷的头埋在了他的颈下。

“前辈,我想要,给我....”

容不得他拒绝,只感觉身上的衣服没多久就被剥光了,下身被异物侵入,毫不留情。

疼痛,肿胀,没有快感。

“前辈,放松一点,不然就要裂开了。”

“嗯....啊啊啊啊....周泽楷....你....”

“嘘,不要叫的太大声。”

没有丝毫的温柔,一味的蛮干着。

被贯穿,撕裂般的疼痛。

到后来叶修就没了意识

尾声
姑且不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落荒而逃的周泽楷,叶修也是穿好衣服离开了轮回赌场。

叶修还是因为懒没有把调查报告写的很明确。

不是没有很明确,分明就只有一句话。

“对金钱的欲望似乎就是人的义务,若是没了它,人类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代价远比腐朽难受得多。”
###End###


评论
热度(28)

© 小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