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遥远记忆


民国paro,蹲坑摸鱼,ooc和bug出没

若说叶修,在大北平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家世显赫,父辈上上下下几代人都是富贾商人,而叶修则弃商从军,现在在军中做个少将。

随着战火四起,矛盾升级、事态逐渐复杂。这位风云人物则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当热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细节,这时候人人自危,能够自保就不错。

叶修也能安然的消失,过自己的小日子。

上午也没有往常这么亮堂,屋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叶修对面坐着的男人,脸上还挂着笑意,手上拿着的冰凉的枪械直勾勾地对着叶修的脑门。

叶修没什么反应。

“好吧,前辈你赢了,这手枪里没有子弹。”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

叶修干笑两声:“吓我一跳,老朋友一见面就拿枪指着我,还以为嘉世把你收买了呢。”

“前辈说笑,蓝雨和嘉世本就是敌对关系,又怎会合作?”

叶修似笑非笑。

“叶修,我想你。”

2
喻文州和叶修本是朋友,也曾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叶修比喻文州大上两届。喻文州入的时候,叶修变已经是该学校的风云人物了。

当时外出做综合素质训练,喻文州凭借出色的战术头脑和叶修分到了一组,两人这样算是认识了。

战术头脑终归是看不见的东西,远没有身体素质强劲惹人眼球,所以喻文州的日子平淡而默默无闻。

那时候喻叶两人到都是比较纯洁的关系,喻文州对叶修最多也就是有些仰慕。

事情发生在实践活动之后,实践活动之后就是假期,自然要庆祝一番,而叶修不胜酒力一杯就倒,喻文州倒只是有些微醺,最后就由他这个小学弟负责送学长回学校。

既然酒这个字眼出现了,后面的事情大概也猜到了,放假的宿舍并没有人,别人要不是浪到天亮要不就是回家了

黑夜里叶修的锁骨白得刺眼,因酒气染上的粉红则显得有些嫩。

忍不住咬一口,擦枪走火,一夜荒唐。

发情的男人是不分对象和对象的性别的,这点喻文州必须承认。

好在叶修清醒过来的时候也没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纠结男人贞操问题之类的,只是问了句:“文州你不回家么?”

“不了,家里没人。”

“那正好,我也不回。”

“嗯?为什么?”

“哥离家出走出来上军校回家不是找死么?”

“.......”

于是整个假期喻文州和叶修就一起度过了。从那以后叶修对喻文州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倒是喻文州,他似乎迷恋上了叶修的味道。

傻子都能看出来喻文州对叶修的暧昧。

直到叶修毕业,叶修去了嘉世,喻文州后来去了蓝雨。

“前辈,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喻文州眯眼笑道。

叶修依旧是懒洋洋地笑了笑。

评论
热度(22)

© 小鱿 | Powered by LOFTER